<noframes id="bdzdb">

      <pre id="bdzdb"><pre id="bdzdb"></pre></pre>
      <pre id="bdzdb"></pre>

        <address id="bdzdb"></address>
          <pre id="bdzdb"><strike id="bdzdb"></strike></pre>

            當前位置:主頁 > 要聞 > 正文
            “其TA垃圾” 到底是他還是它
            來源:錢江晚報作者:洞察網2019-09-04 09:55:02

            在大成岳家灣實驗學校的新生家長會上,校長介紹道,校園里新布置了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柜,師生只需刷校園通,就可以選擇投遞種類,自覺進行科學垃圾分類。

            家長會結束后,一位媽媽找到副校長金懿,表示非常認同學校的理念和做法,但她指出,學校犯錯誤了,“環境教育里出現了錯別字——垃圾分類,有一類是‘其他垃圾’,可你們的垃圾桶上寫的卻是‘其它垃圾’。”

            語文老師發來求助

            TA到底是他還是它

            作為語文老師,金懿接到這位媽媽反應的問題有點懵:“‘他’指代的是人,垃圾是物品,用‘它’沒錯啊。”

            “可我們單位有垃圾分類相關文件,寫的就是‘其他垃圾’。”這位媽媽據理力爭。

            到底是“其他垃圾”,還是“其它垃圾”?改正錯別字,規范用字,是語文教學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老師也較真了,回去就翻資料求證,沒想到越查越糊涂。

            “網上各種相關文件和圖片,‘其他垃圾’和‘其它垃圾’都有。日常生活中,這兩種用法現在也是混淆的。不光小區里兩種標識都有,我后來在校園里仔細轉了一圈,發現后勤同事采購回來的垃圾桶和標識,也是兩種用法并存。”金老師說。

            于是他又去翻了詞典,在第7版《現代漢語詞典》中,其他:指示代詞,別的;其它,同“其他”(用于事物)。

            但金老師仍然吃不準,決定向記者求助,“愛漢字,首先要把字寫正確。在網絡用語沖擊傳統文化的當下,規范漢字尤為重要,更何況是垃圾分類這樣一件全國關注的大事。要是老師糊涂,學生就更搞不清楚了,所以我一定要弄明白。”

            他坦言,語文老師現在最頭痛的事,就是某個知識點,弄錯的人多了,結果錯的變成正確答案。比方說,前段時間部分漢字的讀音標準更改,就引發了爭議——遠上寒山石徑斜,原來念xia,新標準念xie。

            三十所學校小調查

            近八成用“其他垃圾”

            記者隨后在杭城30所中小學、幼兒園做了個小調查,其中用“其他垃圾”的23所,用“其它垃圾”的5所,還有2所學校(幼兒園)兩種標識同時出現在不同區域里。

            記者查詢了8月1日由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批準的《杭州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的決定》,修改后的《條例》明確提到杭州市生活垃圾分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其中用的就是單人旁的“其他垃圾”。

            文瀾實驗學校的語文老師江敏說,一般在課文教學中不會特地去強調這兩個詞的用法,但如果同學在作文中用‘其它’來形容人,她會在講評中拎出來解釋,“‘其他’是指人或事物,‘其它’是指人以外的事物,所以‘其他’指代的范圍更廣。比如,‘其他同學’就是專用單人旁,如果寫成寶蓋頭,就會被我圈出來。”

            至于其他垃圾還是其它垃圾,江老師覺得“這兩種寫法都對,單人旁的范圍更廣而已”。杭州學軍中學高二語文老師姚振娟也認為皆可,但如果“后面跟的是人,那么只能用‘其他’;后面跟的是物的話,‘其他’和‘其它’都可以用。”

            杭州高新實驗學校語文教研組長鄭金平解釋了“其他”和“其它”的來龍去脈——“最早只有單人旁的‘他’,這是古代漢語里就有的,比如他鄉、他日,王顧左右而言他,‘其他’可以指代所有人或事物。后來在現代漢語中,開始出現寶蓋頭的‘其它’,用于指事物,慢慢就被默認為新詞語。”

            語言學教授引經據典

            “其他”更合適

            記者又請教了浙江師范大學人文學院語言學教授傅惠鈞。“‘其他’與‘其它’是一組異形詞。這兩個詞,中國社會科學院編輯出版的《現代漢語詞典》從第一版到第七版都分別立條,承認兩種用法的存在。”傅教授說,“不過,漢語中的異形詞有上千組之多,規范其用法是語言工作者的一個艱巨任務。國家語委已經公布了《第一批異形詞整理表》,現正在繼續整理。目前,‘其他’與‘其它’的用法沒有作出具體的規定。”

            傅教授表示;“《現代漢語詞典》的收詞具有引導規范的作用,它在異形詞方面的做法是,推薦詞條立為正條,不推薦詞條立為附條。”比如,唯獨、唯恐、唯利是圖、唯其、唯命是從、唯有、唯一均立為正條;惟獨、惟恐、惟利是圖、惟其、惟命是從、惟有、惟一則立為附條,釋為“同‘唯獨’等等。”

            《現代漢語詞典》七個版本都將“其他”立為正條;將“其它”立為附條,釋為“同‘其他’(用于事物)”。“這就表明詞典編者的態度。”傅教授說,確定“其他”為推薦詞條,從詞源上講也是有理據的。“其他”在先秦時期就已見使用,在歷史上也并不限于人,也用于事物?!秶Z》中“民生安樂,誰知其他”,就不是指人的。因為“他”的本義是指“別的,另外的”,包括人但不限于人,如《孟子》“王顧左右而言他”。

            再從實際使用看,“其他”的使用頻率比“其它”要高得多。北京大學CCL語料庫現代漢語庫中“其他”有12萬多條,“其它”有3萬多條。“其他”條中“用于事物”的占多數,而且傅教授查看了“其他”的前50條,用于“人”的僅15條,用于事物的有35條——“可見人們已習慣于將‘其他’用于事物。從簡化語言、方便使用的角度說,倡導用‘其他’是合適的,不過并不意味著用‘其它’是錯的。”(沈蒙和)

            [責任編輯:linlin]

            和馊孑同居的日子完整

                <noframes id="bdzdb">

                <pre id="bdzdb"><pre id="bdzdb"></pre></pre>
                <pre id="bdzdb"></pre>

                  <address id="bdzdb"></address>
                    <pre id="bdzdb"><strike id="bdzdb"></strik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