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dzdb">

      <pre id="bdzdb"><pre id="bdzdb"></pre></pre>
      <pre id="bdzdb"></pre>

        <address id="bdzdb"></address>
          <pre id="bdzdb"><strike id="bdzdb"></strike></pre>

            當前位置:主頁 > 要聞 > 正文
            豬肉價格“起飛” 該如何平穩“落地”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洞察網2019-09-03 16:37:39

            豬價上漲與中美貿易摩擦無關

            豬肉價格最近成了人們飯桌上的話題。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8月19日至25日,豬肉批發價格為每公斤31.77元,漲幅為8.8%,這已經是豬肉批發價格連續第12周上漲。

            作為我國大多數居民最主要肉類食品,豬肉價格關系著民生。8月2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穩定生豬生產、保障豬肉供應,將今年豬肉保供穩價工作推到新的高度。中央、地方各部門隨之紛紛出手,穩住居民“菜籃子”,效果也正在逐步顯現。

            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監測信息處處長辛國昌表示,去年下半年以來,生豬存欄和能繁母豬存欄下降,影響今年豬肉產量,但從肉類總體供應看,考慮到替代品生產發展較快、豬肉消費下降、進口增加等因素,今年肉類供應是有保障的。

            豬價上漲與中美貿易摩擦無關

            那么,這一輪豬價是怎么“飛”起來的?對此市場上有不少傳言,甚至有人將豬肉漲價與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相關聯。對此,辛國昌表示,豬價上漲與其無關。據他介紹,近10年來我國豬肉進口量總體呈增加趨勢,但主要起到供需余缺調節作用,進口豬肉占國內豬肉產量的比重不超過3%,豬肉供應以國內生產為主。

            “這輪豬價上漲是非洲豬瘟疫情與周期性因素疊加的結果。本輪生豬價格于2018年5月跌至周期低點后步入新一輪上漲通道,之后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生豬產能下降明顯,豬價短暫調整后持續較快上漲。”這是農業農村部市場與信息化司運行調控處處長趙卓給出的答案。

            非洲豬瘟疫情以來,我國生豬及能繁母豬存欄量都快速下降。據萬德資訊數據,2018年8月~今年5月,我國生豬存欄量從32243萬頭持續快速下降到25508萬頭,下降了20.9%;同期,我國能繁母豬存欄量從3145萬頭大幅度下降到2501萬頭,下降了20.5%。

            農業農村部的數據也顯示,今年7月,全國400個監測縣生豬存欄環比減9.4%,同比降32.2%,全國規模以上生豬定點屠宰企業屠宰量1730.34萬頭,環比減1.6%,同比降11.3%。生豬市場供應明顯減少,導致了價格的加快上漲。

            吉林精氣神有機農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精氣神公司”)CEO孫延純對此有明顯感受,他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疫情發生后,他身邊的很多養殖戶都在觀望,一方面是養殖成本高了,另一方面是風險太大了。

            拿養殖成本舉例,孫延純表示,除了飼料價格的一定上漲,主要就是防疫成本的大幅增加,這個數字在精氣神公司提高了12%~15%。“讓豬活下來是我們的首要任務”,他說,為了應對疫情,公司迄今已經支出1000多萬元,比如洗消中心、防控中心的建立、人員衛生的嚴控,甚至連和屠宰場之間的運輸都是專場專車,“這塊在過去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現在占據了養殖成本的很大部分。”

            除此之外,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部第三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員伍振軍還提到了豬肉區域性供需嚴重失衡的因素。

            在國務院《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的大框架下,2015年底,農業農村部發布了《關于促進南方水網地區生豬養殖布局調整優化的指導意見》,要求對廣東、江蘇、湖北、浙江等地的生豬養殖業做出調整優化;后來更是直接將廣東、福建等8個水網密集的省份規劃為限養區,并引導產能向環境容量大的地區和玉米主產區轉移,“豬搬家了”。

            而傳統上,南方對生豬的需求量更大,正常年份,豬肉可以通過我國發達的運輸網運回南方售賣。然而,疫情爆發后,根據農業農村部的規定,發生疫情的省份、與之相鄰的省份暫停生豬跨省調運,并暫時關閉省內所有生豬交易市場。當年,全國有18個省份涉及其中,“北豬南運”運輸線路幾乎被全部封鎖,生豬產區、銷區供給自此嚴重不平衡。

            “產區生豬調不出去,供過于求,生豬價格暴跌;而銷區生豬運不進來,供不應求,生豬價格暴漲。”伍振軍說,“搬家的豬”回不去了,產區銷區豬價就呈現了明顯的“剪刀差”趨勢。

            關鍵是建立豬肉價格穩定機制

            保持豬價穩定,下一步我們又該從何處入手?

            目前,國家已出臺一系列政策措施來緩解豬肉供應的緊張狀況。比如,除云南、四川、湖北外,全國其他省份的疫區已全部按規定解除封鎖,生豬生產和運銷秩序逐步恢復;江蘇、四川等省份也加大了補助力度,突出扶持生豬養殖等。

            伍振軍認為,為了緩解生產大省生豬壓欄、需求大省銷區供應短缺,疫區的管理仍要進一步細化。“可規定在地級市以下,某縣區發生疫情,由疫點邊緣向外延伸3公里的區域定為疫區,同時可將周邊縣定為疫區。”

            另外,要適當擴大豬肉進口規模。他說,從數據看,近5年美國、西班牙、德國、加拿大豬肉產量都有所增長,并且保持在較高水平。“這些國家豬肉產量提高,出口能力也在增強。我國提高豬肉進口量的可能性很大。應早做準備,加強和這些國家溝通協調,加大進口力度,緩解國內豬肉供需矛盾。”

            最關鍵的是建立豬肉價格穩定機制,穩定國內豬肉產量產能。根據往年經驗,從產量來說,我國生豬存欄量應保持在4.2億頭左右;能繁母豬存欄量應保持在3500萬頭左右,才能確保豬肉供給,豬肉價格不會有太大波動。伍振軍認為,全球豬肉供給有限,國內豬肉供給需求主要還靠國內生產來滿足,因此,要保持政策的穩定性,讓養殖戶對未來有良好預期。

            [責任編輯:linlin]

            和馊孑同居的日子完整

                <noframes id="bdzdb">

                <pre id="bdzdb"><pre id="bdzdb"></pre></pre>
                <pre id="bdzdb"></pre>

                  <address id="bdzdb"></address>
                    <pre id="bdzdb"><strike id="bdzdb"></strik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