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ca2c"><noscript id="yca2c"></noscript></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世間再無碧海潮生曲:“黃老邪”曾江的港片往事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5-09 06:46:53

    曾江愛罵人,香港影視圈很多人都被他懟過。

    他自己在魯豫的訪談節目里曾說,現在這些一號們,都是我這樣踢出來的。然后做了一個踢腳的動作。

    他在新加坡拍戲的時候,狠懟演員不專業,結果被演員集體抵制。

    還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大罵“香港演員沒一個專業的”。

    后來加入無線《真情》劇組,他對甘草演員余慕蓮要求頗多,對方達不到要求,他罵到對方大哭,被業內業外指“癲狂癥發作”。

    但這些放到曾江身上又一點不奇怪,因為觀眾眼中,他就是“黃藥師”,黃老邪,哪有不罵人的呢?

    好幾屆觀眾都覺得第一次看到曾江他就在演大佬或武林高手,其實演黃藥師那年,曾江才四十多歲,不過正式入行已經20來年。

    當年王晶老爸、監制王天林找了3個女演員來試黃蓉的戲,演黃藥師的曾江耐心地一個個給她們搭戲,試完他對王天林說,翁美玲應該最合適,因為她很有主見,和古靈精怪的黃蓉氣質最貼合。

    結果這部港劇經典出了很多經典角色,其中最經典的,還是翁美玲的黃蓉和曾江的黃藥師。這部戲還有一個大牌,就是演楊鐵心的謝賢。

    誰能想到,多年后,還是在無線的一檔綜藝中,兩人埋下恩怨,開發布會的時候,80歲的曾江被謝賢扇了一巴掌。

    許多新一代觀眾對這位老演員最深的印象就是這個娛樂圈抓馬新聞,其實這在曾江的人生里算不得什么。從港片風云時代走出來,有什么沒經歷過的。

    4月25日,曾江從新加坡旅游返回香港,入住尖沙咀一間隔離酒店。

    4月27日中午12時許,酒店職員發現他倒臥在房內,昏迷不醒。警方和救護人員到場后證實,曾江已經去世了,死因尚未確認,享年87歲。

    張狂了一輩子,千山萬水獨行的“黃老邪”,走的時候也是一個人。

    其實1986年,曾江還跟幾個失意的電影人在一起,拍了一部開啟港片英雄片時代的電影,是講一群犯了錯的人如何拿回自己尊嚴的故事,電影叫《英雄本色》。片中狄龍演的過氣大哥去找曾江飾演的堅叔找工作,被收留后對他道謝。曾江卻輕輕一擺手:你不用說了,這里是沒有老大的。

    古天樂悼念曾江說:他是跨越多個時代的好前輩,好演員。

    曾江已逝,加上之前去世的王羽,這些港片經典“英雄豪俠”不在了,那個港片英雄本色時代的風,仿佛也已經吹過去,把港味也漸漸一起帶走。

    港片江湖里已經沒有“老大”了。

    黑白片英俊小生時代:“女主不是藍娣我就不演“

    就算是老一輩觀眾也未必知道,黃藥師是曾江的演藝生涯第二春,之前他已經拍過幾百部粵語片了。

    曾江原名曾貫一,在上海出生,父親是越南華僑商人。外祖父是清朝第一代接受外國教育的留學生。

    1949年,曾江隨家人遷居香港。中學時已留美,在德薩斯州讀高中,到美國第一個學期就能考到第一名、拿下獎學金。

    升大學時曾江平均績點有4.0,據稱麻省和哈佛都有錄取意向。最后因為他有親戚在加利福利亞,才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建筑系。

    但他之前已經在賣座粵語片中演過男二。

    他胞妹林翠,年少就紅遍香港,是當時有名的“學生情人”。

    念中學時,曾江常常充當“護花使者”去片場接妹妹下班。

    導演陶泰見這小子身姿挺拔、劍眉星目,就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邀請他來拍電影,17歲的少年曾江說:“拍就拍喏,怕什么,無所謂?!?/p>

    但拍完曾江覺得自己不是演戲這塊料,讀書去了。大學畢業后,他還回到香港做了三年的測繪師。

    做著做著就覺得無趣,又回頭去演戲。

    曾江年輕時是盤條亮順的小生,加上上世紀五十年代的香港影視行業,演藝圈的一線男星們,大多學歷不高,出身草根,而曾江自帶一身貴氣,輕易就能演六十年代的粵語片和邵氏國語片里的富家貴公子男主角。

    不過演男主角,還是因為林翠。林翠在與王羽成婚前,有一個前夫,叫秦劍,是五十年代香港著名導演,曾發掘過楚原等著名導演和藝人。

    1964年,秦劍拍《大馬戲團》,男主本來定的謝賢,但謝賢沒演,他干脆把機會留給自己人,找來曾江第一次出演男主,當時電影的女主定的是李湄以及林鳳。

    但曾江還沒成大牌就“耍起大牌“,說自己甚至可以不要片酬,但一定要讓藍娣來擔任女主角。秦劍沒辦法,只好換角。

    曾江和藍娣在片中一起表演空中飛人,飛著飛著,因戲生情,直接結婚生子,成就了曾江第一段婚姻。

    但也是這部戲,電影投資遠超預算,只有由秦劍來負責超過的部分債務。

    加上多部電影失敗,賭場又欠債,1969年6月15日,債臺高筑的秦劍在邵氏公司上吊自殺,年僅43歲。

    秦劍死后第二天,林翠便召開發布會,公布了和王羽的戀情,還宣布已經懷上了王羽的孩子,表示秦劍與其分居已久,他欠下的爛帳跟自己一點關系。

    浪漫的電影故事,未必會有美好結局。曾江與藍娣之間維持了十年的婚姻后,也因為性格不合在1979年以離婚收場了。

    后來曾江經歷了兩段婚姻,1994年與資深配音員焦姣在新加坡登記結婚,從此白頭偕老。

    雖然情海翻波,但曾江和前妹夫王羽的關系還是很好,后來他多次遭遇風波,都是王羽出手幫他調解,其中就包括和謝賢的恩怨故事。之前他還與王羽女兒王馨平夫婦吃團圓飯。

    這都是后話。

    60年代曾江演了數百部電影,曾與雪妮、陳寶珠等女星長期合作,堪稱最佳銀幕情侶之一。角色多為警探、大俠等正面形象。

    1968年,34歲的曾江還曾和32歲的謝賢一同出現在楚原導演的電影《紫色風雨夜》里。

    不過秦劍隕落之后,曾江的演藝資源就一落千丈,加上進入70年代粵語片低迷,他一度以極低的片酬接各種小打小鬧的爛片。

    不過歲月綿亙漫長又電光火石,無數偶然和必然,構成了那條叫命運的河流。當時看是必然,回頭看,個人與時代,或許都只是沉浮隨浪。

    浪頭來了,屬于你的時代自然就開始。

    TVB黃金時代:“演東邪我是第一名,沒有人能超過我”

    1970年代,曾江曾加入麗的電視臺,受到總監麥當雄重用,出演《俠盜風流》、《浪濺長堤》、《湖海爭霸錄》等重磅武俠劇。

    76版的《射雕英雄傳》中,曾江飾演郭靖的父親郭嘯天,演東邪黃藥師的是陳惠敏,而在76版的《神雕俠侶》中,曾江飾演的是趙志敬。

    這些麗的版金庸武俠劇顯然沒人記得,屬于港劇武俠劇的浪頭還沒來。

    直到曾江跳槽至無線電視,1983年,49歲的他終于否極泰來,這一次,王天林找他演的角色,是黃藥師。

    當時也沒人知道,港劇第一個武俠劇黃金年代就這樣撲面而來,帶著一馬平川的快意,帶著萬水千山縱橫的驕傲。

    從70后到80后,都有機會在電視臺里看過這套電視劇,曾江是我們這代人認識的第一個黃藥師。

    黃藥師是金庸小說中格調很高的角色,倪匡認為黃藥師是“上中人物,灑脫不羈”。

    吳靄儀說他“不落俗套,不為世俗思想所規限……任性癡情而極度浪漫”。

    三毛則更加直白,“最愛黃藥師,什么都愛”。

    這個角色不好演,但又好像就是為曾江而設,金庸寫黃藥師, “形相清癯,風姿雋爽,蕭疏軒舉,湛然若神”。

    當年的曾江,自帶一股睥睨之氣,那身邪氣和自負,簡直就是書上摳出來的。曾江自己也說,“演東邪我是第一名,沒有人能超過我”。

    確實他一演,一舉一動都起范兒。完全演出了角色的“正中帶有七分邪,邪中帶有三分正”。

    加上之前經歷了幾百部粵語片的演技磨練,又有在麗的電視劇拍攝經驗,曾江在無線完全是如魚得水。

    有場戲是他發現郭靖過于“傻”,不知道自己已經認同這個女婿,笑意一秒變怒意,這就是演技。

    而他在劇中一支玉簫,一曲碧海潮生的戲,雖然特效不忍直視,但卻演出了黃藥師獨一無二的武俠形象,也成就了一代人對瀟灑江湖的浪漫想象。

    這部劇以后,他成了無線的武俠劇專業戶。

    在劉德華版的《神雕俠侶》中,他又飾演了黃藥師,在劉德華梁朝偉版的《鹿鼎記》中飾演陳近南,在周潤發版的《笑傲江湖》中飾演岳不群,在梁朝偉版的《倚天屠龍記》中飾演謝遜。

    當年在無線曾江脾氣就是出了名的火爆,常常在片場把晚輩罵得抬不起頭。

    黃日華就曾半開玩笑地吐槽過曾江對自己的“訓斥”,連已經憑《上海灘》紅極一時的周潤發也怕他三分。

    進入90年代港劇的都市劇開始崛起,看港劇長大的人應該記得《我本善良》中,曾江和溫兆倫飾演的兩位“齊先生”。

    這部劇之后,曾江就成了一種港劇大佬標準模板。

    但八九十年代港娛達到鼎盛,和港劇一樣縱橫四海的,還有港片。

    港片黃金時代:“你們還會不回來啊”

    真正打開曾江大熒幕經歷的電影,就是《英雄本色》。

    電影里偽鈔集團大哥宋子豪的人選最先確定,吳宇森和徐克都認為要找一個過去很風光,后來沒落了,但仍然堅守原則的人,最合適的就是找一個過氣的明星來演,所以非狄龍莫屬。

    片中的堅叔雖然只是配角,但要能在車行戲的氣勢上壓住狄龍,這樣的演員屬實不多,最后找了曾江。

    這個開汽修店、專用刑滿釋放人員的老江湖,忠肝義膽、情義當頭,可口上不饒人,狄龍演的落魄大哥一到,他一開口就直戳對方肺管子,一回頭,卻又釋放出最大的善意:“我這里就喜歡收留囚犯,同是天涯淪落人,都是受歧視的人,我知道他們的辛苦?!?/p>

    那一刻的曾江,完美演繹出吳宇森電影主題的兄弟情,江湖情。

    而這部戲開啟了港片的黃金時代,一代電影人和一座城開始了草莽又迤邐的夢。

    這曾江也成為吳宇森電影的固定班底,但演得多半是好人。

    89年,吳宇森執導《喋血雙雄》,55歲的曾江在片中飾演與李修賢的角色肝膽相照的警察。

    只有在《縱橫四?!分?,他才飾演了親手將養子推下階梯、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又一位大哥。

    英雄片還在風頭上,港產梟雄片崛起,曾江又成為了梟雄片導演的愛將。

    1991年,麥當雄制作黑幫史詩電影——《跛豪》,曾江飾演權勢滔天的雷覺坤(原型呂樂),許多年后,劉德華飾演這個角色,還被質疑霸氣差一點點。

    但到了90年代末,港片的黃金時代去盡了。

    吳宇森、周潤發先后硬闖好萊塢,曾江亦不落后,先后參演《血仍未冷》、《安娜與國王》、《尖峰時刻2》《007》等大片,成為第一個加入好萊塢演員工會的香港演員,因為他英語好。

    雖然出演了多個經典角色,但一直到2014年,曾江才憑借《竊聽風云3》,贏得了人生第一個演技獎項——第34屆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所以曾江到底是不是好演員?

    他大部分表演都給人一種森嚴霸氣、囂張之感,是塑造反派和梟雄形象的不二人選。但認真看又發現他一遍一遍地演大佬,壞得氣象萬千,但好像每個都差不多,反倒是好人更能發揮亦正亦邪的魅力。

    雖然一直沒拿獎,但香港影視工業里厲害的甘草演員就是如此,在流水線里進進出出,但在擅長的角色類型又仿佛入了無人之境。

    只可惜九十年代港片港劇笙歌不停,人人投入五色神迷的美夢中,仿佛好夢永不會停,然而長夜忽然到來,喧囂又寧靜,夜色之下,港片波瀾已盡。

    《英雄本色2》大結局,狄龍、周潤發、石天的角色沖進反派大本營展開決戰,讓曾江的角色不要送了,曾江問:你們還回不回來???發仔回頭一笑,一個時代轟然遠去。

    回頭看,那真是一個華語片的華麗年代,那個年代演員的風范,再也學不來。

    后港片時代:“謝賢,你對我三鞠躬嗎?”

    沒戲演,就演綜藝,“黃老邪”也并沒有因為變老,就變得和善。傲氣依舊才是他。

    2014年,他受邀參加了綜藝《花樣爺爺》,與秦漢、雷恪生和牛犇等三位老藝人一起出游。一開始,曾江耿直硬朗的“大哥”形象并不討喜,有一次大家一起吃西餐,曾江一直給大家解釋西餐菜單和禮儀,牛犇偷偷對雷恪生說:“把我們當成真的沒見過世面似的?!?/p>

    但其實綜藝會刻意強化人設,后面曾江跟大家相處融洽時也像個老小孩。

    當時曾江是年紀最大的爺爺,秦漢是年紀最小的爺爺,兩個人也最投契。如今曾江去世,秦漢通過經紀人發聲哀悼說,人生無常,希望曾大哥到了天上也能那么開心,童心未泯。

    2015年,曾江回到香港繼續參加同類的老年綜藝《4個小生去旅行》。

    胡楓、謝賢和曾江,大家都是自己人,誰都沒想到后來節目發布會,會鬧出謝賢掌摑曾江的大新聞,79歲謝賢和80歲的曾江吵架,83歲的胡楓勸架。

    看節目曾江和謝賢還相處融洽得不得了。

    兩人在記者面前談到爬一座高塔,謝賢說他和胡楓、羅利期,腳力均好,上一季可以一口氣爬上塔頂。

    曾江說自己不成,會在塔下面坐著。

    謝賢調侃說:“那抬你,遲早都要抬(棺材)?!?/p>

    曾江不甘示弱道:“不知誰抬誰呢!”

    老友吵吵鬧鬧也沒真動手。

    節目去到俄羅斯,曾江痛風發作,需要拄拐杖,謝賢還去給曾江按摩。

    但到了發布會,據說是謝賢不滿曾江錄節目擺譜,“開工兩三天就要坐輪椅,都沒關系,但是他坐輪椅從頭一路坐到尾……”

    看照片兩人說的時候還有說有笑,忽然謝賢就情緒上來了,說“要我們幾個人輪流來推你……我比他們知道你的為人,你不要在我面前?;印痹秸f越氣,突然就躥起來,伸手去呼曾江巴掌。

    坐在兩人中間的胡楓去擋,眼鏡都被打飛了,反倒是曾江情緒很淡定。

    事后記者采訪,謝賢不僅拒絕道歉,更再次發火稱:“等我電話(道歉)?叫他等我入棺材那天啦!”

    但幾年后謝賢跟媒體說,這都是安排好的,本來安排胡楓打人他不肯,只好自己來。還說新聞標題里都寫著胡楓被打掉眼鏡?!澳銢]看他死死抓住了眼鏡嗎,眼鏡都沒掉地沒搞壞,他又不傻”。

    綜藝真真假假看不清,但2018年12月,胡楓請謝賢和曾江吃飯,三人同框,就算有什么也該是冰釋前嫌了。

    2021年3月,網絡上還流出一段謝賢探病曾江的視頻。

    視頻中,謝賢當眾向曾江鞠躬,曾江說,你是向我三鞠躬嗎?

    老驥伏櫪時代:“吊鋼線還要替身?”

    這些年,雖然港片的故事終結于過去,舞榭歌臺終究花落去。

    而曾江也患上了痛風,行動不便,經常要撐著拐杖,但依舊活躍在銀幕上。

    哪里有戲演,就去哪里演。

    08年他還在內地演舞臺劇《德齡與慈禧》,和盧燕合作,標題大驚小怪說“黃老邪來演話劇了”。其實之前曾江就在港版中扮演過榮祿,拿過香港舞臺劇獎的最佳男配角。

    出人意料的是,曾江欣賞的內地演員是焦晃,說他才是藝術工作者,自己最多是戲劇發燒友。

    但記者問80多歲的“戲劇發燒友“拍吊威亞的戲,為什么不用替身,曾江一臉奇怪地反問:“吊鋼線都要替身?”

    老爺子真是說到做到,直到去年下半年,86歲的他在片場拍戲,還是親自吊威亞。

    這幾年他也依然有新作品輸出,去世前還有一部《邊緣行者》上映,依然演的反派大佬。

    他合作的演員已經從當年的周潤發換了好幾撥,《射雕》中一臉無辜的黃日華都半退休了,他這個“黃老邪“還在不停演。

    他說自己都80多歲了,還有人找你拍戲,還能干自己喜歡的事,這不是幸福是什么?哪怕是吃著藥、拄著拐杖,也要開心地上嘛!

    曾江87歲去世,演藝生涯有70多年,開工開了一輩子。

    從粵語片到無線劇,從港片到合拍電影,最后是在內地各種電視劇里演長輩。雖然百科顯示其一生一共出演了303部電影、電視劇、舞臺劇,一生只拿到一個有分量的演技獎,但堅叔、黃藥師、岳不群、陳近南、陸國榮、齊喬正、龍成邦這些角色自會替他說話。

    世間再無碧海潮生曲,港味也不在了

    如今回頭看曾江,媒體寫的還是他拍電影時,作為演員,會跳出來給在場的其他工作人員做指點,好為人師什么的。

    但曾江后來反省過,“我追求完美,所以有時會過火,當時罵完人,回到家里想這次糟糕了!我雖然為他好,但方法錯了,之后就說一句對不起!”

    但他罵的是不是對的?

    他曾直言看不起香港演員:香港的演員,沒有一個professional(專業的),成班柴娃娃,只顧玩樂,從來不想如何改進自己。

    話是極端了點,但也指出了港片的痛處。

    曾江也回憶過自己會在新加坡視劇《潮洲家族》片場發火的原因:對方不認真,也不討論業務。當時他遭到新加坡當地一些演員的聯合抵制。

    但最后這部劇在某瓣高達9.2分,是不是和曾江每天督促演員好好演戲有關呢?

    曾江說:大佬,我不是害你,我這場戲有一百分,你卻是零分,好看嗎?不好看的,但你堅持要零分,我又可以怎樣做?難道你打他兩捶咩?我討人厭的原因,不就是這樣啰!

    他的第三任妻子焦嬌吐槽他不會做人,會做人的話演藝成就遠不止如今這樣,他就笑一笑,“演員嘛,不求第一,但求前十,做第一的沒辦法自在生活,做前十還可以跟陌生人一起搭個路邊攤?!?/p>

    在各種媒體善于打造各種濾鏡的演藝圈,曾江一直在做一個真人。

    一輩子傲氣十足,誰也不服,一輩子貪玩。

    過完87歲生日,曾江受訪說自己聽力不好、有痛風,走路要拐杖,平時要吃藥。但他依然想做很多事:“現在我還未夠滿足,依然想找尋更好玩的東西,當然要體力可以,健康可以啦……”

    如今他塑造的那些囂張霸氣的形象,已經篆刻進幾代影迷劇迷心中。他一生演了這么多戲,其實期間有數次遷徙,一次次時代變幻下的行業里,重新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適合自己的角色。

    而這種旺盛的生命力其實也是港片長青的原因之一:最重要是有工開。

    2015年,第3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現場,當宣布最佳男配角獲得者是曾江時,坐在旁邊的吳孟達起立與他握手道賀。

    當年他和謝賢的風波鬧得沸沸揚揚,是前任妹夫王羽出手調解。

    如今,這些港片代表人物都去世了。

    早就有媒體和曾江探討過死亡這個問題,曾江說:“90%的人,他的一生只是一生,但是演員的一生,我覺得是四生,拍一部戲,等于別人的一生。如果你叫我再活一次,我還會選擇如此多姿多彩的職業?!?/p>

    他上《花樣爺爺》跟劉燁老婆安娜在海邊聊天,談起生死也很豁達:死而已,能躲得掉嗎?誰都躲不掉。你來啊,我不怕你。但我最怕一樣,就是生病生很久。

    和王羽中風后臥病多年不一樣,曾江幾周前還在新加坡、馬來西亞一路游山玩水品嘗美食,去大排檔吃粿條,興致勃勃地看廚師炒菜。

    “黃藥師“,果然到死都是要自己安排的。

    如今包括胡楓、羅家英等好友均表態無法接受,任達華、林保怡、方中信、趙文卓等眾星也紛紛在微博發文悼念前輩,與曾江在香港和好萊塢分別合作過《警察故事3》、《尖峰時刻2》的成龍,在賬號中曬出與曾江合作的劇照,直言曾江前輩是他很佩服的人,他的形象、演技與敬業精神讓他成為行業中的常青樹。

    但翻看成龍的賬號更唏噓了,他近期都是在送別逝去友人:楚原、王羽加曾江,而此前還有廖啟智。

    其實愛港片的觀眾也是一樣,這些年,仿佛就是一場接一場的目送。

    但曾江的一生也真是活到夠本,一生恃才傲物,過得瀟灑自在,真的是:邪中帶有三分正,正中帶有七分邪。

    如今最好的黃藥師走了??粗L大的一代觀眾所熟悉的世界,也隨著這些逝去的“大俠們”,漸漸消失。

    若有人懷念曾江,懷念的其實還有那片逝去的港片江湖。

    歲月海波無盡,演藝圈起伏如山丘。只是山丘背后,有些東西終究消失于滾滾紅塵,留下那一團搖曳生姿的溫暖與蒼涼。

    那種東西,或許就叫港味。

    新一代觀眾遠望那些奔放迷亂的觀影,哪怕再聽碧海潮聲,也不知道那故事為何有趣了。

    港味是人的港味,那一代人逝去了,那一代觀眾老去,港味自然也就不在了。

    但曾江還會一直陪伴著一代代觀眾,《射雕英雄傳》未必重播了,但他于80年代初拍攝的染發劑廣告,一播40年至今,依然是香港最長壽的電視廣告之一,每天夜里,觀眾還可以聽到熟悉的那張臉說出那一句,「慢慢變黑又得,立即變黑曬亦得,得咗」。

    永遠有一代人老去,永遠有人正年輕,再見黃老邪,謝謝你,港片。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空中飛人 縱橫四海 無線電視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满足你的一切幻想,入室强奷系列真实案例,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 <bdo id="yca2c"><noscript id="yca2c"></noscript></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