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ca2c"><noscript id="yca2c"></noscript></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影評】夜的第六章,《貝克街的亡靈》20周年記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5-08 11:46:44

    談及最經典的《名偵探柯南》劇場版,上映于2002年的M6《貝克街的亡靈》,應該是最多觀眾會給出的回答,而持其他答案者亦能認可的選項。換言之,這是公認的劇場版巔峰之作。并且隨著整個IP的漫長演變,大概也已經是無可超越。

    一名自殺的天才兒童,將思想靈魂備份于人工智能【諾亞方舟】,操控虛擬游戲裝置【繭】挾持了一批頂層精英的孩子,促使他們及其父母做出一些改變……

    即使撇開死神小學的大IP,《貝克街的亡靈》單拎出來也是一部相當不賴的科幻電影。

    2002年的片子,什么概念?范志毅踢世界杯的時候。國足進入世界杯決賽圈,柯南把足球踢成異次元的竄天猴,似乎都不好分辨哪個更具科幻感。

    虛擬世界+死亡游戲的背景設定,電子技術與日本社會的話題探討,漫改商業動畫。M6上映同年的11月,一部叫做《刀劍神域》的輕小說開始在網絡連載,十年后的2012夏季,TV動畫開始放送。

    多年以后,當茅場晶彥出現在艾恩葛朗特的時候,是否有人會想起諾亞方舟里的澤田弘樹游蕩在貝克街的亡靈,Link Start……

    【夜的第六章】

    1888年小巷,東區白教堂,夜的第六章,反方向的鐘敲響,期待有誰來回溯真相。煤氣燈下的霧,凝結無形的墓,城市在享受屠戮。

    貝克街上的亡靈游蕩,尋找地下國王,俱樂部的賭場,碰撞。紅酒瓶在搖晃,對峙著手槍。陰影在古龍香水的微醺下,血腥地擴張。劃開的胸膛,復刻的刀傷,棄兒的瘋狂。舞臺后方,圣母畫像,刺眼的慈祥。她的詠唱,又勾起了過往,殺機于掌聲隱藏,有一根扭曲的無名指格外修長。

    如果毀滅,是為了公眾的希望。我很樂意,與你迎接死亡。浴血的光,請撫慰舊日的悲愴。破繭的夢,展開翅膀。

    通過虛擬游戲,M6將主線劇情發生的舞臺搭建在了19世紀的倫敦,上演了一出《夜的第六章》。來到《名偵探柯南》的母本故鄉,福爾摩斯系列小說的主場,工藤新一迷弟屬性全開,案件調查即是鐵粉懷舊,所到之處皆是圣地巡禮。

    而且有趣的是,恰恰因為柯南是在電子游戲里面,阿笠博士黑科技和夏威夷技能包,反而全部失效。真-【全是假的】的虛擬設定,促成了動作奇觀最為克制,最遵循經典物理的一部劇場版,致敬福爾摩斯的同時,又充分尊重了牛頓。

    (M6上映后創造了劇場版的最高票房紀錄,直到2009年才被M13《漆黑的追跡者》打破。無限伸縮背帶彈射燈罩,打爆武裝直升機;這一作的動作場面,基本標志著科學徹底走出柯學世界……)

    由于虛擬與現實的雙層敘事,多方信息吃重,感情戲的空間有限,但同樣也借助游戲的設定,以一種細碎又平實的方式予以表現。探案冒險的過程中,小蘭對于福爾摩斯元素的熟知,皆源自新一往日嘮個不停的安利,表面厭煩,實則都聽記于心。

    如此一路推進的劇情,自然而然就折射出二人的情感日常。

    影片的高潮,小蘭拖著開膛手杰克墜下山崖的名場面,化用了福爾摩斯與莫里亞蒂在萊辛巴赫瀑布的決斗,也完成了描繪感情的回憶殺,對人物性格還有一定的塑造。致敬、抒情、升華,流暢三合一。

    【父子局的對照組】

    新潮科技樹與復古劇中劇,華麗的外殼包裝下,《貝克街的亡靈》不失內容支撐,在情節和人物的編排上也收緊了地心引力。

    序幕開篇,新聞報道著10歲上麻省理工的澤田弘樹,一個“這是八歲?”的天才兒童。然而弘樹本人卻在失去自由的監控環境下完成了名為【諾亞方舟】的人工智能,隨后從高樓跳下,啟動的方舟程序逃逸于網絡的海洋。劇場版序幕出現的死亡場景,經常是連環作案的引子,《貝克街的亡靈》則是一起自殺事件,一場沒有兇手的社會性謀殺。

    正片與此前風評最高的M3、M5一樣,采用雙線推理的展開架構。虛擬游戲的冒險,即是對于弘樹之死的一場問責;現實空間的案件,則是逼死弘樹的IT巨頭辛多拉,殺害了系統研發人堅村,弘樹的父親。

    虛擬世界中,盜號毛利與被基德盜號經歷豐富的柯南,認出了身邊的同伴實際上就是諾亞方舟-弘樹的的電子亡靈。管理員盜號玩家,只為彌補自己沒有伙伴玩樂的童年,一如邁克爾.杰克遜成為Pop King之后巨資建造了兒童樂園。

    游戲發布會的兇案現場,工藤優作揪出兇手,為弘樹的父親報了仇。

    當真兇伏法,游戲通關,諾亞方舟/弘樹現身與柯南/新一道別,對工藤父子的心靈默契,流露出極為悲傷的羨慕……而后啟動了自我銷毀程序,奏響了【貝克街的亡靈】的安魂曲。

    一起自殺,一場兇殺;前者通過非法入侵制造的公共騷亂,實現了遲到的逝者安息;后者以程序正義的手段告破,并將兩者共同的罪犯繩之以法。

    一對父子,為一對父子完成了復仇與救贖。

    開膛手杰克的游戲人設,原本是身患絕癥的貴族,也被AI改為流浪兒出身,為報復被拋棄的童年創傷,殺死生母并針對女性連環行兇?,F實中的兇手辛多拉,先后逼死弘樹、殺害堅村的動機,皆出于對方發現自己是開膛手杰克的后裔。

    這組對照的牽強設置,大概是這部劇場版稍顯離譜的地方。雖然也可以理解為呼應片中對血統論的批評,兇手本身也是這種陳腐觀念的受害產物。

    但正因為虛擬游戲的真實圖景,是一個裝載DNA追蹤程序的AI,能把人的祖譜查個底朝天的電子生命體,反而在尋求改造那些刻在DNA里的起跑線,做一點違背祖宗的決定?,F實命案的動因,交由教育的高壓,謀利的貪婪使然,其實會更為通順且開闊,更匹配兇手的社會性身份,以及片中的主題性內容。

    《貝克街的亡靈》在劇場版系列中顯得出挑,一大因素就是順帶映射了一點日本的教育與社會階層問題。盡管也只弱弱地射了一點點,但足夠造就一部科幻味最重,又最接地氣的柯南劇場版,并引發更多觀眾的親切感,部分觀眾則大可以順勢自己再去多想一點點。畢竟日本社會的壓抑,多多少少,也是整個東亞,或者更普世性的焦慮。

    (無巧不成書的是,片中有兩個家長試圖強行打開【繭】裝置救出孩子,遭到【諾亞方舟】的電擊退散——用今天的眼光打量,這玩意堪稱強制沉迷系統。船新版本的磁爆步兵,電的是阻止孩子玩游戲的家長……)

    【歸曼彩蛋一閃】

    弘樹的電子亡靈挾持精英二三代的性命,聲稱要清洗日本腐朽的世襲關系,真實用意并非因自身的悲慘遭遇而報復社會,而是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創造奇跡……希望通過一次局域乞丐版的青少年補完計劃,為僵化的精英階層帶去活力。

    AI化的弘樹,為補完生前遺憾,盜號了警視廳副總監的孫子諸星秀樹。片中大部分時間其實是補完計劃主使在操作的這個角色,聲優是緒方惠美??上Щ以Ш椭T星沒有互動戲份,遠山和葉并未在M6登場,水無憐奈那時候還沒出現。

    (順便還穿越撞車了鐵華團團長的發型,走在貝克街這條刻在偵探DNA里的街道,槍法還不是很準;而既當管理員又當玩家,血盟騎士團團長也如是操作…)

    諾亞方舟的背景系統設定,取自《圣經》的宗教典故;按年代背景來看,視點聚焦的也算是后泡沫經濟時代的日本青少年成長問題。碇真嗣的聲優,異類生命體附身的人類,諸星團與鄉秀樹的名字組合,反派綽號杰克,秀樹又險些在與杰克的搏斗中死去。

    諸星秀樹也因為被盜號,醒來后沒有游戲中的記憶,就像與初代奧特曼分離后的早田。游戲最終通關的兩名玩家,秀樹被盜號,柯南是小號,兩人都有別的ID,都可以互道一聲:謝謝你,泰羅……

    從成片來看,《貝克街的亡靈》不僅致敬了庵野秀明,更致敬了老賊的特攝本命,連中國翻譯錯誤造成的昭和梗王傳奇都能照顧到,致敬,全是致敬。

    【電子繭房】

    被命名為【繭】的虛擬潛行裝置,隨著玩家們的相繼出局而收納進臺下,在游戲通關后集體旋轉升起到臺上,打開艙體?!酒评O重生】的寄寓,在片尾完成了一個美好而有沖擊的具象景觀。

    不過【繭】能培育蛻變新生,亦能作為孵而不育的溫床。畢竟剝開繭的成長,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反之面前若是擺著一個精致的繭房,里邊有一整座感官逼真的虛擬世界,舒舒服服地躺進去,睡在高技術力的搖籃里,未嘗不是一場美夢,工具人也能夢見電子騾……

    享用【繭】是精英的資格,但精英也可以為保證享用的資格,用【繭】來贍養人類。這樣的光景,不知是否也包含在弘樹/諾亞方舟自毀前所說的話里——“像我這樣的電腦如果繼續存活下去的話,只會被大人們用來做壞事,人工智能什么的,還不能出現在這世上?!?/p>【讓銀色子彈飛一會】

    劇場版的綜合水準排位,M6與M5《通往天國的倒計時》、M7《迷宮的十字路口》,加上M3《世紀末的魔術師》,大致可以組成第一梯隊,哪部高居狀元都沒問題。但在主題立意的層面上,《貝克街的亡靈》恐怕就是最高的一作,沒有之一。

    上過C站的劇場版有若干部,但上的不是六頻道的,唯有M6。這張牌面,給《貝克街的亡靈》本就出挑的品質又加了一層迥異的光彩。

    旁觀日本權貴二三代云集的場面,灰原哀發表了一段準申遺級別的名臺詞:

    “簡直就是日本丑惡世襲制的縮影,伴隨著這種世襲制,人類的錯誤歷史也將不斷地重演。政治家的兒子將成為政治家,銀行家的兒子也會成為銀行家,這樣下去,無論過多久,日本還是不會改變?!?/strong>

    小哀說完就用萬能的電視新聞萌混過關,但因此上了真的電視新聞。破次元,跨國界,歡迎收看特別欄目《雪莉銳評》,有請科學家宮野志保,你好~灰原同學……

    而人終是要長大的,如今回首一覽死神小學生的人物譜系,感受恍如解開了阿笠博士的冷笑話謎語。

    柯南/工藤的家世人脈,從演藝圈到警視廳,文武兩開花,從本土財團到奧斯卡、FBI,日美合拍;光是上過那個夏威夷高級特工速成班,就是滾筒洗衣機中的戰斗機。

    虛擬游戲發布會,是日本精英子孫的內測活動。沒關系,做這個游戲的人里就有柯南的親爹和鄰居,游戲中的一線NPC用的還是親媽的臉。

    在頂層后代面前被奚落,一身煙火氣的毛利大叔,自己在米花町有租賃、辦公、居住兼備的復式大房,前刑警的履歷在警界留了一票人的交情,當偵探又被準女婿盜號沖業績沖成了全國名人。妻子是大律師,女兒是工藤家的娃娃親,財團千金的死黨。這一層的【毛利排除法】,排除的不再是那么幾個人的作案嫌疑。

    貌似尋常的少年偵探隊三人組,日常隨同出席各種神仙聚會,再聯系M3《世紀末的魔術師》的序幕,基德降落在步美的家,一間東京市區的高層公寓……

    上面這些人,是受邀來到日本精英全明星的場合,邀請來自一個看起來好像很三八大條的叫鈴木園子的女高中生。

    所以20年后的此時此刻,面對這部彼時彼刻的經典動畫,怎么翻譯翻譯,會比較信達雅呢?

    一場試圖讓日本再次偉大的社會實驗,有五個項目選擇:維京海盜、古羅馬帝國角斗場 、奪寶奇兵、倫敦探案、達喀爾拉力賽。

    19世紀的倫敦,其實是個不錯的教學地圖,體驗一下社會生產的發展螺旋,窺探一番工業革命的輝煌幕后。但孩子們緝兇開膛手杰克的任務流程,顯然不是與此有關的導向。

    燃料煙塵與水蒸氣結合的霧都,日不落帝國的穹頂之下。在某種審美視角中,或許是一種迷人的氛圍,一個神往的時代。但歷史行程的另一面,大本鐘里藏哀鳴,煤氣燈下有血淚。

    貝克街的上空,不列顛及歐羅巴的上空,的確徘徊過一個幽靈,就從倫敦的大英圖書館走出,從曼徹斯特的切塔姆圖書館邁步。隨著柯南劇場版M3《世紀末的魔術師》中的文物背景——20世紀初羅曼諾夫王朝的覆滅,這個幽靈一度降世,又隨著現代俄羅斯于世紀末的形成,成為了一個亡靈。當然在日本島的隔壁,幽靈尚有一具較為強壯的軀體。

    游戲最后的危機與高潮,高速失控的列車停不下來,前方也沒有道路延伸,絕望之際的柯南通過紅酒浸泡實現了“渾身浴血”,以深海模式在傾覆的列車中生還,成功通關。

    正經寫過深海模式的那位科幻作家另有一名句:競賽替代不了戰爭,就像葡萄酒替代不了鮮血。

    號稱【以日本的重生為賭注】的游戲,終歸還是頂配版的《變形計》欄目。當然這不是《貝克街的亡靈》的扣分項,只是常規之外的加分項沒有特別加分而已;優秀,帶銳角,但也到此為止。

    想讓日本精英二三代接受再教育的AI,叫做【諾亞方舟】,選召的到底還是一批已經被命運挑中的孩子。而另一條叫做【大禹治水】的成長道路,可能曾經設想,可能未曾設想,也可能仍在嘗試……

    游戲結束前,灰原和弘樹先后提醒過柯南,福爾摩斯不在的時候,你就是福爾摩斯。,

    回到現實前,柯南對弘樹的亡靈道以告別的祝愿:“希望你能見到你父親?!?/p>

    想起另一部有關追兇與父子的電影說過:“你該找個自個兒的兒子了?!?/p>

    讓銀色子彈飛一會………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貝克街的亡靈 緒方惠美 宮野志保 兒童樂園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满足你的一切幻想,入室强奷系列真实案例,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 <bdo id="yca2c"><noscript id="yca2c"></noscript></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