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ca2c"><noscript id="yca2c"></noscript></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紫羅蘭永恒花園 劇場版》——信件跨越時間,電話跨越空間,相逢即是永遠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5-08 05:45:08

    本篇長評是對于該部劇場版的劇情梳理加個人感悟? ?

    時隔兩年多,紫羅蘭永恒花園終于迎來了完結的劇場版,我看完也是感慨萬千,總體觀看體驗是很不錯的,但也有些不足的地方,于是寫下這篇長評來聊一聊。

    本片為紫羅蘭故事的完結篇,看完本片的人,應該都發現本片有三條故事線,下面我先對這三條時間線進行一遍梳理

    第一條故事線——銜接TV10的數十年后的未來線

    該故事線開始即為本片的開端,映入眼簾的就是我們熟悉的房子,熟悉的庭院。在這里,安的媽媽曾委托薇妹在她死后每逢安妮生日都給她寄一封信。

    故事從安的孫女黛西的視角展開,從開始的對話與物件的改變中我們可以發現這個時代通訊技術已經發達,人們不再是通過寄信來傳遞信息,薇爾莉特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

    黛西發現了裝滿信件的盒子,里面的信也許是被讀了很多次早已泛黃,破舊不堪。

    隨后因為認為母親總是在意工作,母女二人發生矛盾,在朝著媽媽說氣話后自己也感到難受,于是讀起了安妮曾經收到的那些信。黛西深受感動,于是尋著剪報,踏上了尋找名為薇爾莉特·伊芙加登”的少女的旅程。

    故事由此展開——

    即使時光荏苒,信件破舊不堪,其所保留的情感也未曾消失,更甚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更顯珍貴

    這條線從整部劇場版看下來是一部短小但非常關鍵的線,即點明了隨著時代的發展郵政行業的衰敗與人們信息交流方式的改變,又借用未來的視角體現了過去彌留信件的可貴,同時通過這條線的后續進行,與主線并行逐漸揭示了薇妹與少佐的重逢,并且安的故事又與我們接下來要說的第二條線聯系緊密。

    第二條故事線——即逝的尤里斯的委托

    本條線占據很長的篇幅,也是劇場版中我認為寫的最好的一條線,同時與安的故事聯系緊

    她寫給未來的女兒

    他寫給未來的父母與弟弟

    少年尤里斯知道自己時日不多,正好在報紙上看到了手記人偶的消息,便向讓其幫忙寫信,寫出的信要讓父母和弟弟看了很欣慰,覺得有活下去的動力。

    但由于經費不充足,只能寫三封信,每封60個字。薇妹見狀向其介紹了公司的特別服務。這里可以明顯看出薇妹已經發生了很大轉變,不再是TV版那個不喑世事,不懂感情的“武器”了。

    于是在提出“特別服務”后,信件的創作開始了。

    在日常的“露一手”后,尤里斯不免對其感到疑惑,而薇妹也只是像往常那樣平靜的回答道“我在戰爭中失去了雙臂”。

    鏡頭一轉,畫面給到了殘缺的蠟燭,暗示著尤里斯已經時日不多,同樣的也在暗指薇爾莉特,與少佐分別多年,獨自與同事們生活,闊別往日與少佐同處的戰場,她,“還在燒”

    尤里斯并不喜歡他人的過度關心,在拋出對薇妹手的疑問后也終于得以共情,我們都是殘缺的蠟燭,于是尤里斯便敞開了心扉,開始訴說對家人最真實的情感。

    在給弟弟寫信時,尤里斯犯了難,不知道要寫什么內容。薇妹建議寫下弟弟出生時自己的感受。

    尤里斯直言自己在弟弟出生時很高興,覺得弟弟很可愛,但...,此時被薇妹接過話茬,“感覺父母像是逐漸被弟弟奪走了一樣,他們夸獎弟弟,您就會覺得沒意思,不過,看著他追在身后的模樣又覺得可愛”。

    尤里斯對薇妹的講述感到驚訝,這時給到了薇妹紅絲帶的特寫,說道

    寫給弟弟的信是薇妹第二次來看尤里斯發生的事,在這中間有一段插敘是薇妹與大佐的對話,從他們弟兄二人從小生活的船上,拿走少佐曾經的物品,從中體會到了大佐對少佐的種種感情,他也很愛自己的弟弟。即便是不同的出身,不同的經歷,對待弟弟的感情也與尤里斯沒有區別。

    對于寫給弟弟的信,尤里斯想要這么寫

    連我的份一起,努力活下去

    連我的份一起,好好孝敬爸爸媽媽

    連我的份一起,盡情向爸爸媽媽撒嬌

    薇妹突然的一句話,讓尤里斯感到了一絲驚喜,又平添了一份安心。

    薇妹看出尤里斯的模樣像是想要盡情的撒嬌,但觸及真心的話語對像尤里斯這個年齡的少年來說的確有些難于啟齒。

    在病危之際仍對父母難以吐露真心,并且直言討厭他們的過度關心,像是始于言表的羞澀,又是不想讓父母過度擔心,害怕影響了父母的正常生活,心中的矛盾無視不在。

    所以這些心中想喊出的話,對父母的真實情感,只有通過書信才得以傳達

    空曠的病房里,薇妹與尤里斯相對而坐。尤里斯坐在了清晰的一面,溫柔的話語由他來傳達,薇妹坐在了模糊的一面,心中所蘊藏的朦朧情感由她來深挖。

    少年的世界綻開這鮮艷的花朵,傳達父母日后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

    薇妹這一側的仙人掌,則是傳達溫柔話語背后的苦痛。

    時間一轉,告別的時光還是到來,少年尤里斯完成了他想傳達的心中的話語,微笑著閉上了雙眼(中間還有一段他與他的朋友用電話交流的片段,這里就不在贅述了)。

    昏黃的房間中散發著悲涼的氣息,尤里斯的父母收到了孩子給他們的信件

    媽媽烤的松餅,實在是太好吃了,我要是多吃些蔬菜,媽媽會不會更高興呢。

    爸爸,釣魚和露營實在是太好玩了。

    能做你們的兒子,我很幸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愛你們的尤里斯

    西昂,對不起,我總沖你發脾氣,還捉弄你

    不過你出生的時候,我可開心了

    謝謝你讓我成為了哥哥

    連我的份一起 努力活下去

    連我的份一起,好好孝敬爸爸和媽媽,和他們開開心心的生活,盡情的向他們撒嬌

    你是我最寶貝的弟弟

    ——愛你的哥哥

    信中的話語并不悠長唯美,但仍然抱有濃厚的情感。少年對父母的感情并不復雜,他只是喜歡自己與家人那稀松平常的生活。簡單的日常未來便不再能有所經歷,這封信也許就是少年揮手告別后對父母最好的慰藉。

    弟弟天真的對哥哥表達感謝,開心的撲到了哥哥的床上,也許在他看來并不理解死亡的含義,但他還是由衷的希望與哥哥的時間在繼續下去。

    也許弟弟笑著的天真話語,才是對沉浸在悲傷中父母的治愈吧

    當然對觀眾來說,這也是最刀的

    這條線到這里就結束了,整部劇場版看下來最受感觸的就是這條線,無論是尤里斯對弟弟的感情,對父母的溫柔,還是其中最刀人的弟弟的天真話語,都讓我深有感觸。并且與其他兩條線關聯緊密,即使用時很長但也不影響最后我們最看重的第三條線,甚至必不可少。

    第三條故事線——薇爾莉特與少佐的重逢線

    本故事線可以說是在追TV動畫的人們最期待的一條線,即便最后的情感轉折略顯突兀,并且與其他兩條線相比略顯遜色(沒有說不好的意思),但大團圓結局也是對伴隨薇妹一路成長下來的我們的最好的禮物。

    第三條線,也由信開始

    社長在倉庫中發現了熟悉的字跡,對于曾經一起上過戰場的人是最熟悉不過了,懷抱著震驚與不敢相信,在無法決斷的矛盾中,還是決定去告訴薇爾莉特“少佐可能還活著的消息”,與其一起踏上尋找少佐的旅程——信上的地址,愛卡爾特島。

    因擔心遇到少佐后不知所措,無話可說,薇妹決定將自己的話用信寫下來。

    此時天空陰云漫步,色調由亮轉灰,壓抑的氣氛鋪面而來,不安的情緒縈繞心頭。

    一陣狂風呼嘯而過,吹走了薇妹剛剛寫好的信,海鷗掠過平靜的海面,但此時你我的心中只有不安,好像事情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

    薇妹與社長終于抵達了少佐生活的那座島,為了照顧薇妹的心情與少佐的情況,社長決定自己一人先去找那個“生死未卜”的人。

    不安,緊張,激動,無數心情雜糅,不知道該怎么做,只是歸根結底化作一份“想見他”的心情,考慮到社長的勸告,薇妹還是收復自己的心情,在這里等下去。

    社長站在門前,猶豫不決,想要敲門的手伸出,又退了回去。

    如果門后是少佐,那他該如何面對自己以往的老戰友,如何對他說久別重逢的第一句話。但如果門后不是少佐,對于再次把薇爾莉特的期待點燃的他,又該如何去面對呢?

    但無論怎么樣,都是要面對的,社長最后還是敲了敲門。觀眾的心也與社長懸在了一條線上。

    "是誰?"

    這時門內想起了社長期盼已久的聲音

    這是我全片最喜歡的鏡頭之一,鏡頭從90度到0度的轉變,從遠到進,再從進到遠,四次遠近鏡頭的連續切換,并且采用仰視角給社長的側臉,再配合上漸起的背景音樂。讓觀眾完全代入其中,同時通過鏡頭很好的展現出了社長的心境。

    將要見到曾以為已逝戰友的激動,少佐消失多年從未與其聯絡的疑惑,知道薇爾莉特還活著卻與其訣別的憤怒,與自己的任務將要完成的釋然。在這一瞬間,通過幾個鏡頭全部展現出來。

    從懷抱期望,到確定少佐的存在在這一瞬完全轉變。不同的心情匯聚一起,五味雜陳。雖然這個鏡頭沒有給過社長的正臉,但我們也能想到他此時的心情復雜。不過更多的應該是激動吧。

    少佐見到社長后,先是震驚,很快卻壓低情緒,表示自己已然換了一種身份生活,不愿再回去,不愿于薇爾莉特見面。

    或許是對將薇爾莉特培養成道具的自責,又或許是對島上青年的贖罪。

    身患殘疾的吉爾伯特只想開始新的生活,面對憤怒的社長質問。你知道薇爾莉特還活著吧,那你為什么不來看他”,他只回答道

    “是我讓那孩子蒙受不幸的,我不在,她會過的更好,我再也不會見她了”(好flag)

    社長無奈,便只好暫時放棄了。

    社長與少佐的這段沖突始終沒有給少佐的正臉,相比他也是陷入了無限的自責與混亂中吧。

    薇爾莉特并不能接受這個現實,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她又怎么肯放棄。告訴自己“愛”的人觸手可及,明白“愛”是何物的她又怎能忍得住不去訴說。

    半開的大門,象征著薇爾莉特已經打開心扉,而少佐卻仍深陷其中,沒辦法走出來。

    此時的天空烏云密布,壓低了氣氛,是暴風雨將要來臨的征兆。

    在這里薇爾莉特終于找到了少佐。

    屋中的基爾伯特被心所困,依舊滿懷內疚,但他心中的火焰”還在燒“。

    屋外的薇爾莉特任憑雨打,依舊包含思念,想要把“我愛你”的含義傳達給少佐。

    少佐愧疚,因為自己薇妹失去了雙手,他認為沒有他在薇妹過的更好,他還沒有準備好去正視那冰冷的過去。

    閉鎖的心門無法打開,心中的話語無法傳達。(我真想把這門劈開)

    因為暴雨的緣故,薇妹與社長只能寄宿在燈塔。

    一封電報的送達,讓我們的心頭又添一刀(兩肋插刀了屬于是)

    這是我這部電影最喜歡的地方之一了??

    名叫尤里斯的男孩與薇爾莉特定下約定,在其去天國時把信交給他的父母。并且此時還有一封信沒有寫完。

    一邊是約定,一邊是摯愛。

    面對此情此景,薇爾莉特堅決的回答道,我要回去,我要回萊頓。

    明明心愛的少佐就在眼前,明明自己一直以來想要見少佐一面的心愿就要圓滿,可薇爾莉特卻毅然決然地選擇了返回。

    作為自動手記人偶的她,不再是過去那個用作戰爭的“道具”,真正擁有了屬于自己的承諾,有了獨屬于自己的生活,真正成為了人如其名的人。并且尊重自己的工作,需要傳達到的情感一定會傳達到。

    可無奈路上耽誤的時間需要三天,得第二天早上才能出發,但尤里斯已經病危,此時刻不容緩。

    好在郵政公司的其他人員及時趕到,不僅送達了新,還了解了尤里斯最后的心愿,成功地傳達了他最后的話。

    薇爾莉特沒寫的那封信,是寫給自己的朋友琉卡。

    最后的心愿,是向好友道歉。自己病危之時,懷著對好朋友的愧疚,認為是對他好便不想與他見面。但最終,他選擇訴說自己的心聲。

    在心聲傳達之后,尤里斯便帶著笑容離開了這個世界。第二條線這就算完全結束了。

    最后的傳達心聲依靠的是電話而并非書信,這是我們后面在梳理完故事線后會重點講的話題。

    琉卡與尤里斯的關系就像是薇妹與少佐一樣,明明心系對方,卻始終打不開心門,總是認為自己是為對方著想,卻一直在拉開兩人的距離。

    如果就此淪落天涯不再相見,就再也無法訴說心聲,也再也無法傾聽全部了。

    第二條線不僅講了一個好故事,同時串聯起第一條線與第二條線,連結起時間關系與人物關系,襯托出安與母親和少佐與薇妹的故事,故事線相互補充顯得更為完整,這也正是我認為第二條線是整個劇場版中最好的一條線的原因。

    經歷了這些,薇爾莉特決定返回萊頓。自己手上還有成堆的工作,并且表示自己只要看到少佐平安無事就好。

    本以為再也見不到少佐,卻能再次聽到他的聲音,已經滿足了。

    然而這只是表面上的說辭,她還是想為了少佐好,壓抑自己的愿望,后退一步。

    但與眾不同的時,薇爾莉特并沒有閉上自己的心房,她決定在用一封信,表達自己最后的心聲。

    薇爾莉特把信拜托給少佐的學生,自己與社長坐上了返回萊頓的船。

    落日的余暉下,大爺開導少佐,試圖打開他的心門。

    島上的男丁都在與萊頓的戰斗中失去生命,然而這并不只是萊頓的責任,大家都認為打仗就能變得富饒,但所有人最后都在承受傷痛。

    大爺的一番話是在開導少佐,不必再為了他們贖罪了,回到屬于少佐的地方,見到少佐所愛的人,才是對他真正的好。

    隨后少佐的哥哥也趕了過來,向少佐訴說他的心聲。(快把少佐裝到麻袋里)

    少佐仍不愿意面對過去,他希望他從未收留過薇爾莉特。希望薇爾莉特在年幼時,享受美好的快樂時光,為可愛的事物心生憐愛,讓她的內心為世間的美好而雀躍,希望她的人生豐富多彩。

    但他不知道的是,薇爾莉特已經做到了。

    面對尤里斯的約定與近在眼前的摯愛,薇爾莉特選擇了前者,擺脫了道具之名,活出了自己的人生,不在聽從于命令,而學會了自己選擇自己要走的道路

    接著,最后的心聲——薇爾莉特的信

    親愛的基爾伯特少校

    首先請您原諒我突然登門叨擾

    這是我寫給少佐的最后一封信

    如今我活在世上,心里會想著他人

    多虧了您對我的關照

    感謝您接受了我

    感謝您為我讀書,叫我識字

    帶我見識世間的繽紛

    感謝您為我買下了胸針

    感謝您無時不刻,自始自終把我留在您身邊

    我想由衷地說

    我愛你

    感謝您留給我的這句話

    少佐的這一句我愛你

    是為我指引我人生方向的路標

    并且為了知曉何謂愛,我萌生了想要傳遞愛的想法

    少佐,謝謝你

    感謝您迄今為止為我做的一切

    讀完信后,少佐知曉了薇爾莉特真正的想法

    經過三人的開導,少佐也終于敞開了心扉

    奔跑著,去尋找他所給予愛的話語的人

    雙向奔赴了屬于是

    從夕陽的余輝,少佐接受三人開導的橙色調,到少佐向薇爾莉特奔跑的青色調,青橙色調的交相輝映,傳達出少佐心境的改變,自責愧疚終于得以釋放,無法傳達的話語終于傳達,相愛的兩人得以相見。

    影片的最后,兩人在海上終于相遇,描繪出一副新的“月下名畫”

    最后的最后,少佐手上的信隨風飄去,兩人的心門已經打開,沒必要用信來傳達彼此的情感了,這時他們已經不會再次分開,“紫羅蘭”的愛情也從此開始。

    多年后,自動手記人偶也終于變成了一個只存在人們口中的職業

    但人們不會忘記多年前曾有一名自動手記人偶

    言語無法表達的情愫

    她通過書信來傳達

    她使島上的人均寄信封數位列全國第一

    她是一名優秀的自動手記人偶

    她完美的迎來了自己的愛情

    她的名字是,薇爾莉特·伊芙加登

    全片完

    總的來說,紫羅蘭最終的劇場版是一個圓滿的故事,同樣也是一個好故事,打動人心的故事,唯美的故事。

    但又有不少,少佐的態度轉變過于突然,遺憾的結局可能會更好的言論。

    首先我并不否認遺憾結局在一定程度上的確會讓這部影片給人的印象加深,同時也能讓人們深受感染。但也會收到很多核心粉絲的“轟炸”。

    但我認為無論結局的好壞,都有其優秀的作品。我認為很大的重點是,為什么我們會認為可能遺憾的解決會更好。

    其中很核心的一點是少佐的人設并不完全,無論是在TV版還是在劇場版,都是通過他人的故事著重體現薇妹的成長,就連劇場版的愛情線,我們也容易發現全片的敘事重點在此。

    而對于少佐的刻畫,只是給了很多回憶以及旁人的側面描寫,使得我們眼中的少佐是一個標簽化的人格,而并非一個立體的人格。

    作為一個經歷過多次戰爭,面對著無數的犧牲離別的人。作為一個講悉心照顧的人變成道具,從而羞愧自責跟隨一生的人。他心中的傷痛并不比薇爾莉特輕,但對于電影展示給我們的,通過三個人尤其是薇爾莉特的“我愛你”開導后立馬醒悟,的確會顯得有些突兀。

    反觀薇爾莉特為什么我們會認為她的成長很真實動人呢?首先通過TV13話的渲染,薇爾莉特經歷過太多的人情世故,她已然理解了愛的含義。同樣的薇爾莉特從小被作為道具培養,本身不懂情感并且只能依托于少佐的命令,所以她的成長本質上是成長為獨立的人格,成長為人如其名的人。并且無論是TV版還是劇場版,著重描繪的成長就是這點。這也是我最喜歡薇爾莉特在燈塔一幕中選擇與尤里斯約定一幕的原因。

    少佐從小并非沒有情感,他從小快樂的生活,最終成為軍人參與戰爭。除了出生于軍官家庭與普通人并無兩樣。但他也要面對著將自己所可憐,所憐愛的人當作道具對待的自責與愧疚,面對每個人都會在戰爭中經歷的陰影。(關于這一點其實我是很喜歡少佐在男丁全滅的小島上當老師的設定的,通過一些小的細節直接刻畫出少佐的自責,想要為島上的人贖罪的形象。)同樣的還面對著自己斷掉的右臂。少佐的傷疤并不淺,所以這就是我們會認為少佐轉變突然的原因。

    我認為這里做的并不是不好,只是不夠好,因為大家對紫羅蘭的期待值確實很高,我自己也是。限于篇幅的限制的確很難做到將少佐的人物立體起來,如果刪減了第二條線的篇幅,反而會丟失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好故事。BE結局確實能彌補對少佐人物的刻畫,逃避本片的弱點。但也的確不符合紫羅蘭的整體基調,紫羅蘭從開始一直講的都是圓滿的,美好的故事,也是一個關于救贖的故事,傳達心聲的故事。如果真的意無傳達之意,這與整體的對比顯然是突兀的。

    拋開這條對少佐薇妹這第三條線的重逢塑造,我認為這部劇場版除了這粉絲向”的要素,去考慮主旨立意,全片都在說一個事,那就是通訊方式的演變與人們的情感交流

    全片的宗旨——通訊方式的變革

    讓我們回顧一下全片,開篇以未來的時間中黛西與母親的矛盾作為起始,勾勒出信息普及的時代背景,同樣的也為全片留下了敘事的引子。

    故事的大背景,也是在信號塔已經建成,郵局的各位擔心自己的工作處境的時期。

    我們都知道的,郵局最后變成了博物館,“中轉站”雖然已經消失,但信中蘊含的溫暖從未改變。

    黛西處于通訊發達的時代,最后通過信直率的傳遞真情實意。

    尤里斯面對常常來看他的父母,真情的話無法從口中脫出,也通過信為父母帶來了最后的美好。

    薇爾莉特與少佐無法直面交談,最后用信打開了她的心扉。

    看似作品只強調了信件帶來了美好,但他也同樣展示了信的局限性。

    尤里斯在死去時,只有依靠電話才能成功的向琉卡訴說自己的心聲。

    身處遠方小島的薇爾莉特,只有依靠電報才能知道尤里斯的處境。

    在描繪信件的美麗與長久時,并沒有否認電話帶來的便利。無論采用那種溝通方式,只要能幫助你打開心門,傳達心聲,訴說出自己的心意,便是最美麗的方式。

    但本片中看似說了兩種交流方式,但實際上是三種

    故事的最后,少佐與薇爾莉特相擁而泣,手中的信件也隨風而去。

    當我們不在顧慮一切,撇開羞澀的想法,敞開心扉,直面的交談不也是一種很好的選擇嗎。

    我們可以看到,最后少佐與薇妹相互扶持,在島上過上了新的人生。他們之間的隔閡已然消失,心中的話語不必靠信件來傳達,“愛”的話語可以盡情訴說。這大概就是影片最后信隨風而去的寓意吧。

    話語的力量總是無窮的,真心實意的話也是羞于去表達的。無論何種表達方式,只要能傳達自己的心聲那就是最適合的。

    同樣的,這也是紫羅蘭永恒花園這部劇場版所一直表達的

    電話可以跨越距離

    信件能夠跨越時間

    而不離別的相遇,即是永遠。

    本長評完。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最后的心愿 薇爾莉特 島上的人 最后的情感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满足你的一切幻想,入室强奷系列真实案例,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 <bdo id="yca2c"><noscript id="yca2c"></noscript></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
  • <bdo id="yca2c"><center id="yca2c"></center></bdo>